兰亭书画网,兰亭网,兰亭书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名人堂 » 书法 » 正文

浅析著名书法家丁晓飞书法的艺术特色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0-24  浏览次数:1516
核心提示:  华夏收藏网讯在上不骄,高而不包。制节谨度,满而不溢。高而不包,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富贵不离其身,然
   华夏收藏网讯在上不骄,高而不包。制节谨度,满而不溢。高而不包,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富贵不离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民人,盖诸侯之孝也。《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书法是中国特有的一种传统艺术,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三千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一接触到这门艺术就疯狂地爱上了她,沉浸于其中,乐此不疲。这是因为,书法具有一种天然的魔力,能令人为之癫狂,最著名的癫狂人物就是唐朝的“颠张醉素”——张指张旭素指怀素。
  
  古代书法产生了一系列现代人难以想象的奇迹。传说有人磨墨写字,日复一日,把家里贮存的几缸水都用干了;有人写毕洗砚,把门前池塘里的水都洗黑了;有人边走路边在衣衫上用手指划字,把衣衫都划破了……这还不算什么,更离谱的是,隋唐书法家智永,写坏的笔头竟堆积了满满五大麓子,粗略估计足有一二百斤之重。唐代书法家怀素更疯狂,用坏的笔堆成了一座小丘,于是,他干脆挖了一个深坑来掩埋这些笔,并命名为“笔冢”。当纸不够用时,他就摘芭蕉叶代纸,近旁的上万株芭蕉都被他摘光了。由此可见书法产生的魔力是何等巨大,真可使人如醉如狂。
  
  正因如此,中国漫长的书法史上才涌现了一批又一批书法大家,汉晋隋唐如此,宋元明清如此,近现代如此,当代亦是如此。在当代灿若星河的书法大家中,丁晓飞是最为夺目的人物之一。说实话,能够在高手云集的书法家中占有一席之地确是不容易。那些在书法家中占有一席之地的书法家都有自己独具魅力之处,即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体”。“书体”就是他们的个性,是他们的标签,也是他们的身份证,便于识别他们。所谓“书体”其实就是书家的个人风格,流露的是书家的功力、学识、智慧、识见、涵养、修养、气度、胸次、阅历、性格、精神特质、品质操守等。个人风格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只要了解了她,就能从万千书法作品中一眼挑出独属于她的书法作品。这看起来真有点不可思议。
  
  丁晓飞的书法就形成了他独特的“书体”——“丁体”,有别于其他书法家的是,他的“丁体”不单是指一种书法风格,而是他的两种书法风格的结合,即“揉纸书法”和“错位书法”的结合。他17岁就自创了“揉纸书法”,不几年,又自创了“错位书法”,并成为这两派书法开宗立派的祖师。他的书法自成一格,不落窠臼,展示了雄强、豪迈、飘逸、峭拔、遒劲、空灵、豪迈遒劲、雄浑洒脱、清秀自然、大气磅礴等特质。欣赏他的书法犹如欣赏一幅幅优美而摄人心魄的卷,时而波涛汹涌、惊涛拍岸;时而乱石穿空、奇峰突起;时而白云缭绕、风起云涌;时而千军冲突、万马奔腾;时而波谲云诡、风云突变;时而万物复苏、生机盎然;时而波澜壮阔、飞沙走石;时而小桥流水、鸟语花香;时而月夜幽会、飞花弄影……
  
  上述这些特点在丁晓飞的《临江仙》、《黄鹤楼》、《孝经》这三篇书法作品里均得到了充分体现。这三篇作品通篇激荡着一股豪迈遒劲气韵,笔锋之间暗含着一股雄浑洒脱之气。布局巧妙、整饬、协调、匀称,具有建筑美,整体上透出潇洒风流、奔放畅达的气势。如行云流水,一泻千里;如浩浩江水、奔腾万里。乍看之下气势夺人、雄浑万丈,予人一种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感觉;静静观之才发现其蕴含着深刻的精神内涵。书法讲究艺术美和精神美,艺术美是指书法的形式本体,精神美是指书法的精神意蕴。这种精神美反映了书者的个性气质和人文情怀,包括文学、哲学、艺术、政治、经济、科技等等综合学养。从这三篇作品里可以窥出丁晓飞的志趣、操守、学识修养、气度胸襟之不凡。
  
  再从整体来看,这三篇作品结构纵横交错,字形圆润饱满,构造独具匠心,或断或连,似断实连,似连实断,运用虚实结合的手法达到了美学的明暗效果。空间布白巧妙、墨色变化繁复,结构取势多样,在方寸之间凸显出万千气象。起笔、收笔轻重舒缓,放任自流,犹如山间溪水穿石凿孔,率性而为。饱含浓墨的毛笔在挥运之中出现由浓及淡的变化,这种带燥方润、将浓遂枯的技法达到了浓淡相宜、浑然一体的神奇效果,也侧面反映了丁晓飞挥笔时内心情感的微妙波动。丁晓飞把圆方、浓枯、虚实、长短、聚散、轻重、开合、疏密等笔法都巧妙地运用在起笔和收笔上,形成了其字或方或圆,亦疏亦密,随形赋势,不拘成法的鲜明特色。予人以空灵变幻、圆活清蕴、多姿奇崛、炫目诡奇、骨韵俱佳的美感。虽字字独立却无不可以窥见笔意的流畅,安静的线条蕴含着律动的张力,端庄而不板滞,厚重而不拖沓,诡奇而又流畅,沉着而见痛快。
  
  这三幅作品章法干净利落,洗练轻快,用笔敦厚饱满、不疾不徐,行笔沉着冷静、果断机智,结字平稳质朴、厚重有力,看似老笔纷披,信手写来,细细品味却是平正中见机巧,质朴中见睿智。《临江仙》中滚、江、空、红、渚等字钩画均体现了短、平、满的效果,出锋饱满含蓄,显示出相当的碑派书法功底。《黄鹤楼》中楼、洲、烟、愁等字一笔而成,既合乎整体气息之统一,又富有变化对比之玄妙。看不出起笔和收笔之处,浑然天成,宛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孝经》中上、不、人、之、也等字虽然只有简单的两三画,却写得笔意充盈,形神俱佳。这些都足以说明丁晓飞在书法方面是下过一番苦功夫的——他自幼习书、临帖,数十春秋笔耕不辍。另外,他的书法饱蘸浓墨,恣意挥洒,以拙胜巧,工巧结合,看似不经意而为之,却深得“经意之极,若不经意。”之三昧。而且他的作品憨态中见风骨,放任中显本真,平和洁净,冲淡质朴,洗尽铅华,不雕不琢,具有一种自信、从容、达观、的意味。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