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书画网,兰亭网,兰亭书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名人堂 » 设计 » 正文

汉代玉辟邪的由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9-22  浏览次数:1552
核心提示:  在中国古人心中,玉为石之美者,是洁白无瑕的象征。以色泽优美,质地细腻坚硬的玉石创作器物雕刻,能够带有一种非同寻常的灵
   在中国古人心中,玉为“石之美者”,是洁白无瑕的象征。以色泽优美,质地细腻坚硬的玉石创作器物雕刻,能够带有一种非同寻常的灵性。汉代《羽人飞天》又称为《玉辟邪》,辟邪本就带有“除群凶”的用意,再以灵玉为之就更不同凡响。尤其上面还塑造有跽坐姿态的羽人,这一不同寻常的形象组合与材质选择,绝不是佚名作者所能决定的,而应从定制此玉雕用于镇邪把玩的汉代贵族精神状态中去寻找答案。
  
  众多历代学者作注指出羽人即飞仙,后来道教兴起,由于道士追求成仙飞升,所以羽人一词也成为道士的别称。羽人与辟邪结合,昭示了这件作品鲜明的道教色彩,晶莹灵玉材质的选择更为作品增添了一种别样的神秘与飘逸,反映着其定制者脱离尘间的精神追求,更为后来魏晋的飘逸之风埋下一个伏笔。
  
  如果要在浩海烟海的中国文物中,寻求一件题材具有普遍性和材质具有特殊性的结合典范,那非汉代《玉辟邪》莫属。辟邪本不存在于尘世,只属于想象的无垠空间,人们创造了它以寄托灵魂,却又被它所震慑。从这尊《玉辟邪》可以清楚的看出这种神兽似狮非狮中,似虎非虎,似龙非龙。有狮的凶猛,有虎的矫健,又有龙的神威,尽管《玉辟邪》只有13.9厘米长,8.1厘米高,却小中见大中,气宇轩昂,流露出傲视天下的威严,宣扬着睥睨一切的霸气。它圆睁双目,大张巨口,挺胸抬头,阔步疾行,从那个雄浑豪迈的朝代走来,怒吼声穿越千年。
  
  如果说还有什么比狮子更具威力,那就是会飞的狮子。自然地,工匠们渐渐为它加上神化的翅膀,赋予其灵动九天来去无踪的本领,不再为大地所束缚,所向无敌。辟邪,这种中国独特的神兽形象就在这个时代渐渐定型,并发展出了包括辟邪、天禄和麒麟在内的一个系列。常见的说法是:无角的是“辟邪”,单角为“麒麟”,双角者“天禄”。又有一说法:单角者为“天禄”,双角的是“辟邪”,抑或雄为“天禄”,雌为“辟邪”。众说不一。
  
  《玉辟邪》体现了汉代艺术造型和技术手段的至高水平,尤其是《玉辟邪》那大跨度分开而交错的四肢,筋腱暴突,利爪探出,显现出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和力量。同时躯干部分以微妙的曲面组成结构上的起伏,使人感到神兽饱满又滚烫的肌肉在颤动,浑身的血液好像正在左右奔突。雄浑凝重的造型中透着机警灵活,优美的形象中含着慑人的威严。最重要的是,辟邪修长挺拔的身体结构处处生动,从头到脚,一条有如钢筋般有力且充满弹性的曲线贯穿其中,刚柔并济,一种强烈的跃动感不由自主流露出来。这种动感是我们都能感受到的,只是新时代的鉴赏活动需要更科学的理论支持,就像我们知道酸甜苦辣作用于舌头上不同的部位的味蕾,赤橙黄绿作用于我们视网膜上的不同视锥细胞一样。
  
  总体而言,《玉辟邪》集中体现了汉代艺术沿袭楚地艺术对曲线和动感的运用,成功塑造出雄浑博大,活力内蕴的统一风格。作为罕见的汉代传世玉雕作品之一,具有无法估量的学术、艺术和历史价值。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