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书画网,兰亭网,兰亭书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作品欣赏 » 评论 » 正文

书画的评价是一把双刃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0-18  浏览次数:163193
核心提示:  漆军艺  自古以来,在世界范围内,书画家的快速成长和事业的发展离不开书画艺术评论家对作品的评论。书画家创作的艺术作品
 
  漆军艺
  自古以来,在世界范围内,书家的快速成长和事业的发展离不开书画艺术评论家对作品的评论。书画家创作的艺术作品,通过书画艺术评论家对书画家作品的风格、作品的艺术内涵、优点与不足的评述,从而提升书画家的作品风格和作品质量,提高社会对书画家作品的认可程度,促进书画家的艺术事业得到有序快速地发展,解读书画家的作品风格。自古以来,大师们的艺术成就各有千秋,难分伯仲,评价也是人们乐此不疲的行为方式,只有相对评判,提出自己对某一事物的判断标准,引导人们对某一事物的认定与否。但是,有好多评论家往往是靠着自己的主观意识来对某一问题作出认定。但由于对社会形态、事物的认知不同以及知识水平、见识能力有着较大差异,并受个人的喜好、性情、胸怀等心理因素的影响,因此,评价往往出现个人化特征。甚至有些评论者,有时把评论当成是发泄、嫉妒的有效工具。人们的评价到底能多么公正客观,这的确是一个难以把握的尺度。实际上,人们的评价中,大部分人的理性较少而感性较强,发表某一建议往往带着深厚的个人好恶,普通人本是如此,就连有些自认为有些地位的艺术评论家也大多数会失之偏颇。所以对于艺术评论,尤其是书画评论来说,需要实践做基础。自己不去研究,走马观花略读画史或看过其他人写的自我感观的评论,忽略社会发展,忽略了自己的思想,还停留在古代,自己喜好某位画家的风格,就认为书画就该如此这样才算是中国画,否则就是偏离。岂知,因为时代和环境的不同,审美标准也是不同的,各个时代有各个时代的特点和审美标准,但谁也无法改变一个时代的审美主流取向。
  晋时,顾恺之在绘画理论上也有突出成就,他的绘画及其理论,为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秦汉以前书画发展已经逐步形成。南北朝时,出现了宗炳、王微等山水画家,与此同时,山水画评论也有所发展。在唐时期,唐太宗赞王羲之其字“烟霏洁露,若断而连”,赞王献之的字:“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神光离合,乍阴乍阳”。唐天宝年间,受皇帝圣旨,吴道子与李思训在“大同殿”先后画过三百里风光秀丽的嘉陵江山水。唐玄宗李隆基满意地说:“李思训数月之功,吴道子一日之迹,皆披其妙。”直到今天,仍被画界奉为圭臬,可见好的评论对一个画家当时是莫大的鼓励,让一个人的地位青云直上。北宋三大家之首李成对北宋的山水画的发展有重大影响,北宋时期被誉为“古今第一”,米芾在他的《画史》中亦说:“不作大图,无一笔李成、关仝俗气。”其实李成注重写生,是李之短而是李之长处。米芾又在《画史》中如此评价:“董源平淡天真多,唐无此品,在毕宏上。近世神品格高,无与比也。峰峦出没,云雾显晦,不装巧趣,皆得天真。岚色郁苍,枝干劲挺,咸有生意。溪桥渔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也。”范宽是北宋著名的“北派”山水画大师,北宋三大家之一。元朝大书画家赵孟頫称赞范宽的画“真古今绝笔也”,明朝大画家董其昌评价范宽“宋画第一”。南北朝梁武帝萧衍在《古今书人优劣评》中,评钟蒜书法“如云鹊游天,群鸿戏海”,评王羲之的书法“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阀”。米芾曾评论“宋四家”说:“蔡襄勒字,苏轼画字,黄庭坚描字,自己是刷字”。又曰:“柳公权师欧(阳询),不及远甚,而为丑怪恶札之祖、自柳世始有俗书。”“柳与欧为丑怪恶札祖……”,“颜鲁公行字可教,真便入俗品。”一致公认的评价可以超越艺术家作品的本身价值,不难看出这些大师本来就地位和资质卓越,再加上正义和光明的评论导向更使其锦上添花。
  艺术家本身的品格要比他创作的艺术作品的品格有着更重要的积极意义,不论书法还是国画,其作品本身的高度替代不了书画家本身的社会影响和道德品格,甚至改变他们的历史地位。如宋时蔡京的书法就为我们塑造了典型的反面教材。蔡京的书法自成一格,就连当时狂傲的米芾都曾表示,其书法不如蔡京。赞曰:“从唐柳公权之后,就称蔡京太师书法超迈侪流,堪为本朝第一,”蔡京的学问放在今天来讲至少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今天的博士、硕士、教授什么的不一定有蔡京学问高。若从书法艺术来说蔡京更是:“井台打水——没得挑”。宋朝败落后,据宋人王明清《挥尘后录》记载:蔡京流放之初仍十分张扬,他把平日搜刮来的钱财装了满满一大船,认为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可以办。然而他想错了,对于他这个巨贪大恶的奸人,从开封到长沙的路上,人们不卖给他“食饮之物”,且辱骂无所不至。到了长沙,无处安歇,只能住到城南的一座破庙里。病困交加,饥寒交迫,至此,他才真正自省:“京失人心,何至于此”。古语云:“自古机深祸亦深,休贪富贵昧良心。檐前滴水毫无错,报应昭昭自古今。”蔡京权倾朝野,饱读圣贤之书,才华文笔出众,确落选于“宋四家”。很显然,
  这就是人们心目中的评价导致的判断天平的倾斜。而蔡京的遭遇也让人们意识到,艺术圈不仅需要艺术作品品格,更需要艺术家的高尚人格。后来的秦桧也有着同等的遭遇。在通常情况下,人们的评价是一杆比较公平的秤,这杆秤可以秤出人心和意向,让那些有艺术而缺乏人性的人和作品靠边站,而那些具有积极正能量的艺术家及作品则成为经典,为后世学习和追随。
  图片
  清有四王,以复古元明时期山水为宗旨,与此同时也出现的革新代表的清初四僧:朱耷、石涛、髡残、弘仁。在国家政治层面上,四王的画风在清朝初期,出现了以复古元明时期山水为正宗的四王。四王的画风在国家政治层面上是被认可的,而且是有着极高地位的。而朱耷等四人虽然在艺术造诣上有着重大突破,并且被后世给予极高的评价,但在当时的社会地位和影响是无法媲美四王的。在今天,我们都知道,朱耷等人被誉为不可超越的大师,而四王也只能称之为正统的山水画家。其原因是:四王严守古法,把传统的技法提升到很高的境界,但这种守旧的复古,其实更是一种匠工,缺乏生命力的革新和个性化风格的追求,无法实现山水画发展的突破。但作为观赏性和艺术而言,其实也是很高的。而八大山人等则是革新风格,用如椽大笔写出了一股艺术激流,这种天人合一的精神契合成为后世艺术家顶礼膜拜的典范。但就当时的审美而言,这种叛逆的、个人化的艺术并不被广泛地认可,先入为主的观念使人们对那些丑鸟怪石等感到不可理解,脱离传统的线条更毫无美感。因此,评价的天平自然向人们已经习惯了传统派靠拢,而作为革新的艺术生命的价值评价,只有后世才能得到公正的认可。有时候,错误认知极大影响了对某一事件或问题评价的取向。好多评价家,也很有可能受时代审美观念和根深蒂固传统文化的影响而做出错误的评价,至于掺杂了个人自私情感的评价往往失去了评价的基本原则。梵高超越时代的思想,却为自己换来不被人们认可的尴尬处境。他一生穷困潦倒,生前作品不值一文,没有一位评论家对他的作品做出超越时代的评价。他也无力改变自己画作的命运。死后,他的画风逐步被艺术界认可,他的画作从一文不值到成为天价,这一切皆缘于人们的认识变化和不同时代下评价的变化。由此可见,人们的主流观念并不是一贯正确的,就算是众口一词的认定也难免受时代的局限而做出错误的评价。有时凭着满腔极度的偏见指指点点,使好多初学者偏离轨道,不知所措。仅凭自己粗略的判断就稀里糊涂、似是而非地发表建议,有时,漫不经心的几句话,极有可能出现误读、误判人于己等情况。而错误的评价和完全否定的态度,对艺术家而言是绝对的灾难,对艺术世界也是巨大的损失。
  齐白石大师是我国家喻户晓的人物,在生之时,极少议论在世画家的画作,更不会把他人同一题材的绘画与自已比较。张大千在1956年5月应巴黎现代艺术馆馆长乔治萨勒的邀请,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期间,正好毕加索正旅居巴黎,在参观的时候,发现其中竟然有中国的画作有200多幅仿齐白石的画作,这让张大千十分惊讶。毕加索对他说:“我最近在研究中国画的画法,尤其是齐白石先生的画,画面根本没有画水,但鱼虫之下给人满纸都是活水,这是怎么做到的?请你给我指点指点。”张大千略作客气后直接说:“我们中国作画用的是毛笔,讲究的是笔墨的浓淡,用力的大小,你这画作没用毛笔,所以就欠缺了。”
  当时毕加索很激动地说:“我觉得中国人根本不需要跑巴黎来学习西方艺术,在我看来整个世界就只有中国懂得艺术,其次在亚洲是日本人,而日本的艺术又源自于中国;第三是非洲黑人。除此之外其他国家没有,白人压根就没有艺术。”由于初次见面,毕加索赞美的却是中国另一位与自已齐名的大画家,张大千尽管略显尴尬,但是对于毕加索给予东方绘画突然如此高的赞誉,一时也还不适应,连忙客气回复:“过奖了,过奖了,谢谢您对东方画的肯定。”在翻看多张毕加索临摹的齐白石画后,张大千真没有想到毕加索对于中国绘画艺术有如此高的领悟。应毕加索的请求,张大千现场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张大千”三个大字,笔力苍劲雄厚,墨色深浅有致,令毕加索赞口不绝,叹为观止。当然了,毕加索作为站在西方绘画艺术之巅俯视西方绘画的人,这里有其谦虚的成分,也有对东方水墨画不解困惑下的艺术好奇心下的拔高。尤其是“世界就只有中国懂得艺术”这样的评价,我们当“咖啡”喝,提提神可以,但千万不可当“补药”用。
  图片
  齐白石先生评价毕翁的画很有意思,很令人玩味。1950年,年近九旬的齐白石应《人民画报》之约,画一张和平鸽,却又迟迟不动笔,关门弟子娄师白问是何故。齐白石说:“我以往只画过斑鸠,没画过鸽子,也没有养过鸽子,不好下笔啊!”在接受任务后,第一次仔细地研究了毕加索所画的众多和平鸽。他为了能把鸽子画好,他饲养了许多鸽子,对鸽子进行细致地研究。他还请来喜欢养鸽子的梅兰芳,了解鸽子的习性,又亲手放飞鸽子,观察鸽子飞翔时的姿态。在通过自己近一年对鸽子的观察及飞翔情态的了解后,终于落笔完成了《人民画报》之约。此画随即被刊载于《人民画报》1952年第10期的封面。
  这样东西方同一绘画题材的“和平鸽”很多人认为就有一点同台竞技对垒的意味了。此时已经年近90岁的齐白石生先讲了一段很有名的话:“毕加索画鸽子飞翔时要画出翅膀的振动。我画鸽子飞时画翅膀不振动,但要在不振动里看出振动来。”他们的隔空“交往交流”,无疑为我们后人的今天留下了宝贵的艺术思想,也平添了东西方绘画史上一段难得的佳话。朗绍君:“在吴昌硕之后,将传统书画推进一步,给它输入新的生命血液的大师,当推齐白石。齐白石是全才:诗、书、画、印、花卉、草虫、山水、人物,无不精通;他赋予作品以质朴清新的农民情感,赋予文人画形式以新的生命力和现代性。他作为一个孜孜不倦的追求者,在长达一个世纪的奋斗中所显示的创造精神,具有楷模性。”陈传席曰:“我把齐白石列为20世纪在中国画方面最有影响的画家之首。在20世纪,没有任何画家的影响能超过齐白石。而且,自明末清初的石涛、八大山人等画家之后,在传统基础上变化,成就最高、面貌最新、影响最大的画家也当首推齐白石,至今无人能和他相比。齐白石可谓家喻户晓,鲜有不知者,画中充满了天真和童趣,他的诗、书、画、印,只要取其中之一,当代画家也无人敢与他相比。”又有人评价齐白石:“因为他是个农民,所以他的画里有一种很天真的东西,很干净纯粹。”很容易理解,任何天真的东西,都显得干净纯粹,对于每个画家来说,让自己的作品的画骨显得干净纯粹,这是很高尚的艺术追求。有时候,好的评价是一股神奇的力量,就像水这么看起来柔柔弱弱,但当变成一种力量能翻云覆雨,改天换地。张大千因受曾、李二师影响,曾广泛学习唐宋元明清中国传统绘画,尤得石涛等大师神髓,被国内外艺坛称为“当代石涛”。其画路宽广,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走兽等,无所不工。其工笔写意,俱臻妙境。特善写荷花,独树一帜。20年代,他与其兄张善子,被称为中国画坛的“蜀中二雄”。30年代,他与北方大画家溥儒齐名,被称为中国画苑的“南张北溥”,被国立中央大学聘为艺术教授。徐悲鸿曾盛赞张大千为“五百年来第一人”。黄泽金对徐悲鸿有着很高的评价:徐悲鸿先生虽然有“世界画马第一人”之称,但是,我认为他不是因为画马画得好而伟大!而是他有一颗爱画、爱才、识才、惜才、爱国之心而伟大。
  图片
  清末的一位大师黄宾虹一生跨越两个世纪,两种时代,最终以中国画大师名世。而重要的是他的思考和实践,有着深刻的世纪之变的印记。在社会激变而产生的精神文化困境以及艺术发展的诸多难题面前,黄宾虹谨守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传统,创造的意义更在于为中国画史进入现代竖起了一块新的里程碑。同时,他的创造精神也为我们展现了一分质朴而伟大的中国知识分子艺术家在时代激流中执着、智慧的一生。“画品之高,根于人品”,黄宾虹一生勤劳谦虚,诲人不倦。从青年时代起,他就是一位爱国主义者,当他九十寿辰之际,华东文化部授予他“中国人民优秀画家”的称号。黄宾虹从白宾虹变成黑宾虹是他艺术形式上的重大突破。他对传统笔墨的掌握已经登峰造极,积墨之法能达到十数次而不掩盖,其笔法何等精湛。从探索民族文化源头入手,以“浑厚华滋”即健康和平的生存理想和淳厚振拔的精神重塑为艺术创造的美学指归,数十年孜孜埋头苦干。所以,他的成就是多方面的,绘画则集中体现了他对艺术史传统的深层热忱和洞察。体现了他对中国画发展前景的独特见解和创造。但可惜的是,他那密密麻麻蜷曲怪异的笔墨线条构建的山水时空,是难以被普通人接受的。尽管在世时,作品也曾经参加展出,但人们面对黑熏熏的烟油一样的笔墨,实在是不知道妙在何处。即便是身为大师,也无法改变人们对他艺术特色的中肯评价。直到今,他的笔墨仍然未得到理解。但黄宾虹对自己的艺术价值有着超越的眼光。殁前,他说,五十年之后,他的画才能被人接受。五十年后的今天我们真正把他奉为国画大师,距离他去世恰好五十多年。他的笔墨固然被后世所认可,但人们在今天观赏他的画作时仍难以真正解读,因此普通爱好者对大师的作品仍然觉得晦涩难懂,评价更是专业人士的特权。不过,由于在拍卖市场上他的画作以天价成交,人们对他的画作艺术成就附议美谈和至高的评价。但不能掩盖的事实是,黄宾虹的笔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他的独特存在是一种艺术罕见,他的艺术价值也超越了历史时空。人们从一时的蒙昧中走出来,整体上转变评价的力量,这些跨越时代的艺术作品才能被接受和认可。才有希望在未来赢得重生。
  同八大等人一样,黄宾虹的艺术在历经沧桑的历史之后终于迎来了新生的春天。因此,人们对艺术的评价认定、否定具有历史反复性和曲折性,但终归会找到定性的评价。
  有的时候,当评价饱受争议时,它的作用就比较分散,也难以定格艺术家的历史地位。如范曾饱受争议,也有着其历史渊源。他是中国当代著名学者,其书画,诗词、文章及学问亦颇负盛名。他对自己的评价是:痴于绘画,能书;偶为辞章,颇抒己怀;好读书史,略通古今之变。范曾作画主张用石涛“一画论”之精义,力追天籁之境,精于白描,尤其喜欢画写意人物。为表现历史人物的神韵,他潜心研究历史,悉心揣摩古今中外诸名家之作,特别推崇陈老莲和任伯年。其人物画清新典雅,潇洒飘逸,栩栩如生,呼之欲出,风骨独具。“以诗为魂,以书为骨”,这是范曾绘画的显著特色,他认为,举凡中国先哲深睿高华之感悟,史家博雅浩瀚之文思,诗家沉雄逸迈之篇章,皆为中国画源头活水。范曾生长于诗人世家,受诗歌环境之熏陶,愿望直追八大山人。我们知道八大山人的画风格雄浑,常以出奇制胜,是八大山人的特点,他的画并不落俗套,是其他画者绝对不会用的方式,但是他却可以拥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同时将这种角度用最艺术的方式展现出来。八大有一首题画诗说:“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是旧山河。横流乱世杈椰树,留得文林细揣摩。”这第一句“墨点无多泪点多”,夫子自道,最言简意赅地说出了他绘画艺术特色和所寄寓的思想情感,只有沿着他所提示的这条线索,我们才能真正地理解和欣赏这位画家的伟大艺术作品
  而范曾的画是建立在典故之上的,其文学底蕴还是很浓厚的。八大山人是明帝朱元璋的后代,明朝灭亡了,清军入关,朱耷国破家亡,后来看破红尘,出家做了和尚,在深山老林中,在自然山水间,回首人生,整天以山水为伴创作出了一幅幅独特风格的画作。而范曾没有这种极端的大起大落,自然体会不到那样的雄壮。而能在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没有一定的实力是很难做到的。
  图片
  俗话说“人红是非多”,范曾近些年在画坛的名气如日中天,并且作品价值也颇高,因此经常处于议论的顶峰,成为当代书画界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对范曾的评论如今仍然是褒贬不一,但是范曾大师近些年却很少去反驳,在越来越火的争议中,他却牢牢占据了中国美术史的一席之地,并且作品价值也一路高涨。范曾先生却反其道而行之,越是争议多,越乘风破浪,丝毫不怕。作品也频频被说成“流水线”等问题。捧他的人认为他是五百年以来数一数二的书画巨匠。清华大学肖鹰评价:我不确定什么时候知道“范曾”,但我确切知道,无论美术界,还是学术界,对“范曾其人其画”评价低者不乏其人。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评价:今天在座的范曾,他没问题,是当代的大师,是当代的大书法家,是当代的大画家,而且以我外行的看法,他不只是当代的,也是几百年来,没有一个像他这样的大师。文学泰斗钱钟书评价:“画品居上之上,化人现身外身”。东方学大师季羡林评价:“我认识范曾有一个三部曲:第一步认为他是个画家,第二步认为他是一个国学家,第三步认为他是一个思想家。在这三个方面,他都有精湛深邃的造诣。”而贬低他的人则认为其画千篇一律,人物白描画如同连环画,市面上有那么多赝品能把他的画模仿得几近乱真,足见他的画艺并非不可仿制,也并非不可超越。著名画家李苦禅在辞世前的最后时刻评价:“没有范曾这个学生,子系中山狼,得志变猖狂”。思想家、自由主义大师李敖评价:范曾人品有问题,当属可信。他的画,乍看不错,但看多了,千篇一律。还在于他作画有流水线作业的嫌疑,很多作品大同小异,如同批量生产,技法也相对单一,难以令人信服艺术巨匠或艺术大师。他的字是帐房先生的毛笔字而已。且点名批评范曾“自我吹嘘”和“过度包装”。范曾面对各种不同的评价声音,却岿然不动,还在于他在书画界泰斗的地位,
  如果范曾没有真才实学,那么当年他也不会在一夜之间名声鹊起,名满天下,红遍大江南北。他既然一路走来,成为公认的大家,那么他的影响就不会因为争议而减弱。当得知天津出现“非典”疫情时,范曾捐赠人民币50万元,并题字一幅“战胜非典,匹夫有责”,与全校师生员工共勉。2010年4月20日在中宣部、民政部、广电总局、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联合主办、中央电视台承办《情系玉树·大爱无疆》抗震救灾大型募捐活动特别节目,范曾个人为青海省玉树地震灾区捐款1000万人民币,作为赈灾款。对中国文化艺术界塑造了首善的形象。
  有时的评价,只是满足各有所爱罢了,它或许能满足部分人的心理诉求,但对整体的尺度把握却无能为力。评价到底能多么公正客观,这的确是一个难以度量的尺度。因此,评价往往是随着主流价值观念的倾向左右的。评价有时候就是墙头草,随着主流评价的方向而东倒西歪。尤其是艺术商品化的社会,艺术是否有价值成为衡量的重要标准,这就催生了一些歪心思,是否不通过艺术途径而是通过商业资本运作来实现某种作品价值的一鸣惊人。大家知道在香港苏富比拍卖拍出了几千万元高价的油画《桃花源》就是油画家曾梵志与马云合作的,使艺术界一时间哗然。还有赵本山的一幅《心经》书法作品曾经拍出200万元的高价,直入一流的书法家的价格。对此,很多艺术家纷纷指责马云搅乱了艺术界秩序。而赵本山退出娱乐圈之后,他的书法作品居然500元都拍不出去。他们的名人效应让他们的作品在拍卖会上独占鳌头,买家看中的不是这幅油画本身的艺术价值而是曾梵志与马云、赵本山的名头。导致一时的评价天平由于天价掩盖了艺术价值的范畴筹码而向一边倾斜,就会兴起跟风之浪。让人们迷失了对艺术作品正确评价的尺度。由此可见名人的书画只是收藏名气的商业价值,当名人不再有热度时,其作品价格就回归理性,归还艺术家一块清净的土壤。
  自我感性的主观见识和嫉妒的发泄,让评价往往失之偏颇。这对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而言有时是好运,会青云直上,有时则是厄运,会直堕地狱。文化支撑了论述观点,历史决定了我们的评价标准,评价的正确与否,来源于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和继承。评价的依据,是以丰富的历史传统文化作为支撑的,用客观、公正、脱离了商业贿赂的评价的声音来确定艺术作品的价值,这样的生态环境,艺术作品才会真正大放光彩,作为对艺术作品最有衡量尺度的评价,就应该发挥它的真正作用。有时候发表某一建议往往带着深厚的个人好恶。普通人本是如此,就连有些自认为有些地位的艺术评价家也大多数会失之偏颇,不论实况,一味昧着良心解气痛快,凭着自己的喜好信口雌黄,误导人们的评价主流趋向,仅凭自己粗浅的见解,略有理解就凭着满腔极度的偏见指指点点,使好多初学者偏离轨道,不知所云。
  图片
  有一个故事是这样说的:有一人,请一个瞎子朋友吃饭,吃得很晚,瞎子说很晚了我要回去了,主人就给他点了一个灯笼,他就很生气地说:“我本来就看不见,你给我一个灯笼,这不是嘲笑我吗?”主人说:因为我在乎你才给你点个灯笼,你看不见,别人看得见,这样你走在黑夜里就不怕别人撞到你了,瞎子很感动!有时候关键在于你站在哪个位置看事,遇到这种事情,我们不妨换个思路,换种心态。调整自己的看法,换个角度,跳出困惑,换一种思维方式,从另外的角度思考问题,也许,事情的结果会大不同。
  书画的评价是一把双刃剑。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捧杀和棒杀都不可取。每一个人的理解都带有主观性,有时候个人化特征甚至会误解别人的思想,产生一定的负面消极作用。有修养的评论家是通过一幅画来分析画者当时的思想是什么、他要表达什么、反映的是家乡变化还是城市建设,人文还是叙事等,表达到什么程度,而不是所谓的乡村“画匠妈”,会说不会画的高谈阔论。倘若你没有任何艺术实践经历和对艺术创作切实的认知、体会、领悟等能力,很多时候便无法真正明白诸如以上那些其实很简单的专业问题,无法真正理解主体创作中的种种感受、思想、情趣,那么这种观点就是个人的主观臆断。真正高级的评论即是言简意赅,又应使读者读之如饮甘泉、若醍醐灌顶,即对评论的对象作品形成了透析赏识,又享受了美丽的评论文章语言。其实每幅有意境、有内涵的书画作品,皆包含了画者付出的心血努力。因此对任何作品进行评论时,都应本着尊重作者的态度,善用言辞,指出优点,提出不足,绝不搞人身攻击。当然,也不能为此而虚意奉承,脱离实际吹捧。评价者如果没有了那么重的自私和嫉妒,没有了那么愤世嫉俗的狭隘偏见,艺术界就是一片真正的祥和之地,风清日丽,欣欣向荣。
  图片
  作者简介:
  漆军艺,自幼好书画,曾进修清华大学高研班美术系,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国艺画院副院长,中国国画院理事。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书画家协会理事,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甘肃白银美术家协会理事。
  图片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