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书画网,兰亭网,兰亭书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历代名家 » 当代 » 正文

【艺术人生】—— 访著名油画家薛行彪 再写生共写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8-31  作者:shunzi  浏览次数:157
核心提示:——以下文章由《品牌文化》杂志社官方出品关注《品牌文化》杂志最新动态,请在微信中搜索ppwhzzs!!! 薛行彪1944年出生,现为

——以下文章由《品牌文化》杂志社官方出品

关注《品牌文化》杂志最新动态,请在微信中搜索ppwhzzs!!!

薛行彪1944年出生,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60年考入福建师院艺术系,1978年在浙江美院油系进修。1985年后,任福建师大美术系主任、教授,日本名古屋艺术大学客座研究员;1994年,调往福建省艺术研究所;1998年,任福建省画院常务副院长。曾任福建省美协主席。作品连续入选第四届至第十届全国美展,一、三届中国油画展,首届中国油画年展,中国绘画艺术特展,中国油画写生作品汇展等。他曾多次应邀于日本、美国、德国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薛行彪油画集》等。

前不久,福建省首批艺术成就奖揭晓,融籍著名油画家薛行彪上榜,再次引起了艺术界关注。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薛行彪先生,分享了他“再写生共写意”的绘画历程,走进他画笔下那令人如痴如醉的油画世界。

半抽象的艺术形式

早在1978年,为了寻找自己的艺术语言,薛行彪开始阅读中国画论,特别是石涛、黄宾虹、潘天寿的著述,希望能够从中“悟”出一些绘画之道,用以指导自己的艺术实践。直到1983年,这种理论的“悟”和思考,在他赴云南少数民族地区深入生活时终成“正果”。

回忆自己的边陲之行,薛行彪深有感触:“开始按照原先自己熟悉的‘写实’方法写生,画面上留下来的形象和学校里画穿少数民族的‘模特’毫无两样。”由此,寻求自身艺术突破的痛苦唤起了他“写意”的念头。“我带着速写本走乡穿寨,记录生活中美好的瞬间,探索形象造型的基本特征,凭着强烈的记忆和丰富的素材,在途中歇息点上就地‘综合加工’,揉合成画,几乎是一天两幅,百般辛苦,最后带回了近50件小幅油画。”这些作品大多是当时“有感而发”,“移物传情”之作,是对客观真实的体验、认识和“提纯”,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结晶。这段时间的经历让薛行彪记忆犹新。

在薛行彪看来,写意油画,多为感兴之作。“言为心声,形为意表”,画家有眼前的景象,引发心灵深处的情思,借助想象把意境表达出来。“在艺术世界,从用眼睛看山,到用心看山,这是一个很大的空间。”薛行彪说道。

如果说云南之行的“小幅创作”,表现了薛行彪在绘画意境上做了一些初步的探索,那么1987年夏天的闽江航行写生,则可以说是他在油画写意的“气韵”、“用笔”上的进一步探索。

在闽江航行写生的作品中,可以看出薛行彪集中了全部精力,从画面的全局出发,或用轻松的笔触,画出源头的古桥和河边的丛林,让一切融合在红色的氛围之中;或在白底上先铺出旧屋和新楼浓淡相间的色块,再用有力的线条勾出新区的轮廓;或利用绿色底子,用银灰色写出老城的古朴,使它沉入宁静的夜幕;或以点、线、面的对比呼应,从疏密和节奏中衬出山峦的起伏。“当我注重画面整体的艺术构成,不囿于客观自然的再现时,用笔也就痛快,自由。虽然那些作品未必十分完美,但却是内在情感的真实流露。”薛行彪谦虚地表示。

上世纪90年代,薛行彪有机会到日本﹑美国做较长时间的访问﹑讲学和创作,观摩了许多西方传统和现代美术作品,这既使他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也使他对艺术本质和艺术方向有更深刻的思考。虽然,在这过程中他也做过一些其它风格﹑手法的艺术探索,但思前顾后,总结自己的艺术创作道路,他觉得自己稍感满意的作品均为源自生活直接感受的写意之作。因此,他走写意油画创作道路和到生活中汲取创作灵感的决心也愈来愈坚定。

回国后,薛行彪从事“意象范围内的抽象创作”。在他看来,这种写意的油画,虽然还没有完全摒弃物象的真实,但已不再是忠实模拟物象的原型,艺术形象便从摹拟物象的羁绊之中解脱出来,获得了一种“自律性”。“它介于‘抽象’和‘具象’之间,是抽象和具象美的结合,是一种‘半抽象’的艺术形式。这种形式具有一种独立于‘情节性油画’的美学性质。它不注重‘叙事’,而更偏于‘抒情’。”薛行彪解释说。

对于艺术,薛行彪向来不愿意沉溺于对已有的满足,而乐于对自己做出必要的否定以图有所拓进。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薛行彪就在西子湖畔读《中国画论》,开始关于写意油画的思考,1983年下云南与1987年“闽江漂”初试了这一心得。1990年,西藏西北之行后创作了《字里行间》等系列;1995年,应邀抵达日本从事艺术研究,让他感触颇深,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开始侧重探索油画“笔、韵、气、势”、“超以象外”意味之美的研究与实验。正是因为他对油画写意性这一艺术形式的不断探讨与认识,奠定了目前他所从事的抽象绘画基础,也奠定了他在福建乃至全国画坛的艺术地位。

再写生共写意之旅

薛行彪的写实功底在省内画界有口皆碑。他把“转型”归于两次艺术教育:一是上世纪70年代末到浙美进修;二是1995年应邀赴日本名古屋大学从事艺术研究期间,对西方美术的“大开眼界”。

“实际上,写生并非仅为了积累素材,或仅局限于锤炼自身的绘画语言。以艺术为宗旨的写生,既包含了强化对自然与生活的感受,也包含了对形式创新的思考。所以,看似平常的一幅写生,它是作者全面艺术素质的综合与体现。”薛行彪认为,写生的过程,不只是涉及具体的绘画技法,更多涉及到作者的思想方法与艺术取向,它对事后的艺术创作有着直接的影响。

在薛行彪看来,目之所及虽皆可入画,但心动之时尚须静观默察,择取自然中潜含意味的元素,在画布上进行谐调合理的安排。“这一步不能急,更不能抄,也不仅仅只是有感而发,欲求突破一般化描叙,就先得在画面整体构成上出奇存异,唯此,方能避免重蹈‘自然主义’覆辙,且不至到都画完时才发现构图上的欠缺。”薛行彪道出了自己绘画体验。

在薛行彪的创作思路中,绘画艺术是感情的集聚或宣泄。感情越浓缩,语言越集中,意蕴便越明白,也越透澈,创作也就愈简约。这种简约,乃是摒落荃蹄,直探真如,有意只求从简化了的形象中看出丰富的寓意,并非通常意义上的简单和空洞无物,它是对抵达简于象而不简于意绘画意境感悟后的表达。

“简约写意”这一特点在薛行彪早期的作品中表现的尤为明显。薛行彪说:“上世纪80年代末期,我的油画创作力求色彩与形体尽可能低单纯,对于形体的受光面仅做‘符号式’的表现,并让它的暗部消失在背景之中。背景的色彩是预先做好的,构成一定的肌理。”为了强化色彩与形体的力度,作画时“笔随意走”,通过笔触的轻重缓急,于有意无意之间点出形象的主要特征,并透出背景的某些色彩,形成强烈的对比。由于形体暗部的溶入,二者产生了自然的联系,并使主体更加鲜明、突出,达到一炬之光,通体皆灵的效果。

薛行彪说,中国近现代绘画艺术,除中国画出了一些大家,油画历史短,又比较长时间停留于“写实”这一单一的模式,带原创性质的画家与作品寥寥无几。中国油画虽然现在开始走向多元化,但大多是在重复西方画家做过的事情,而且由于原创精神与艺术技巧还没有完全到位,同样面临超越与再创的困难。“外国人看中国油画,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中国制造’,而且不少作品似乎是同一个人不同时期创作的,缺少明显的个性差异。艺术不仅应该多元,而且需要独创,这是艺术自身发展的规律。”薛行彪分析道。

他回顾说:“反思过去,茅塞顿开,艺术观的转变,直接的结果是心态放开,创作进入了自由状态。传统理念与现代艺术的结合,是切入当代创建中国油画东方样式的选择之一。”在日本的一年时间里,他创作了百余幅作品,有时一天画了十四五个钟头,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创造形式,意味着生存与价值。要有生活,才有感觉。生活是创造与创新的基础,而自我的精神解放是艺术走向自由的先决条件。融笔、韵、气、势于一体,创造‘超以象外’的第二自然,是我追寻的目标。”薛行彪坚定地说道。

东方油画 名重画坛

薛行彪作品的色彩空间和形象线条无一不是他秉性的独特表现。他到过许多国家访学,见多识广,对不同文化传统下的艺术作品有着深刻的研究。应该说,其作品的“骨架”总有一种自然的中国情结左右着他的形式、他的色彩、他的空间、他的线条,他的作品隐藏着中国本土的元素。

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评价说,薛行彪先生从事艺术至今逾五十载春秋,他富有良好的艺术禀赋,在油画上早已形成扎实的功力,是福建油画艺术的优秀代表和美术教育的名师。在他身上最可贵的精神是长期坚持不懈地探索油画艺术的表现力,在油画的表现主题、表现风格和技巧上永不满足,不断随着时代的发展追求创新,完善自我,以油画艺术的文化内涵和学术品质为自己的理想,形成了自己鲜明的风格。他的油画在造型上兼容写实与写意两种语言,重在阔略抒写,放怀抒情;在色彩上反映出敏锐的感觉,以高品质的色调形成浓郁的诗意,作品充满着大自然蓬勃的生机和宽阔的艺术意境,展现出中国文化精神和东方语言的魅力。透过他的画笔,人文历史、自然风貌和当代生活跃然而出,洋溢着感性的光彩和深厚的内涵。

当代中国美术理论家、国画家邵大箴认为,注重形式美感是薛行彪写意油画创作的重要特色。薛行彪在作品中很强调笔力和笔触效果,注意画面各种造型因素,如点、线、面和色彩之间相互配合的韵味,注意形式的节奏,注意气的饱满和贯通,注意整体的“势”和大的视觉效果。这些作品大胆用笔用色,又不概念化,有强烈的形式美感,耐人寻味,可谓形简而意足。

梓封形容说,薛行彪以一种强有力的抽象符号化笔触展现着他的中国式风景。或具象的、或意象的空间画面与抽象表现手法相结合的艺术表达,集成了他作品的外在风格。大量的如排笔涂刷的线与面极富力道而又动感十足,层次感与空间感被进一步加强。坚实有力的线条相互纠结在一起,看似无意识而又刻意而为的一种随性情感表达被爆发在画面之中。空间感与结构性变得更加强烈,有如音符跳跃般的节奏感使得画面更具视觉效果。显然他的作品有着纯粹中国油画的特质与风格,那如中国传统大写意般的书写性表现手法已经印证了这一点。


关注《品牌文化》杂志最新动态,请扫描~~~~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