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书画网,兰亭网,兰亭书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作品欣赏 » 访谈 » 正文

启功 | 你可能不知道,他还有这样的作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1-06  作者:shunzi  浏览次数:565
核心提示:你不知道,他也是个调皮的人启功的逗趣作品们以前,你知道的启功,可能是这样的:鉴定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曾任北京师范大
你不知道,他也是个调皮的人
启功的逗趣作品们


以前,你知道的启功,可能是这样的:



鉴定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

曾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教授


但是今天,小编要给大家揭秘一个不一样的启功先生哟。


光棍节快到了,不慎戳进来的单身狗们快来了解了解启功先生和他的妻子有怎样的深(nue)情(gou)过往!

除此之外,他有怎样的神秘身份?他在师大留下了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他写过怎样让人目瞪口呆的作品?快快往下翻~


启功与妻子章宝琛


“老妻昔日与我戏言身后况,自称她死后一定有人为我找对象”

启功先生的妻子章宝琛女士与启功虽是包办婚姻,但结婚后一直幸福美满。启功先生相当敬重这位比他大两岁的妻子,习惯以“姐姐”称呼他。章宝琛女士在生活上体贴入微的照顾启功先生,还十分孝敬启功先生的母亲、姑姑。

1975年,章宝琛女士去世。启功先生曾写过组诗《痛心篇》二十首,怀念与他相濡以沫的妻子。

结婚四十年,从来无吵闹。

白头老夫妻,相爱如年少。

相依四十年,半贫半多病。

虽然两个人,只有一条命。


平白朴实的文字,满藏着启功先生与妻子的爱和对亡妻的追思。曾拥有过如此真挚而宝贵的感情,启功先生一定一生都感到幸运和满足。


启功先生虽是爱新觉罗的后人,但从没姓过爱新觉罗,到他这一辈,家里已经没有任何祖上的积蓄或皇家荣耀可言。和章宝琛女士结婚后,只有微薄的工资维持家用。章宝琛女士面对生活的艰辛,从没有埋怨和牢骚。省吃俭用的生活里,有点好吃的,她总留给启功先生的母亲、姑姑和启功先生,还要平衡各项开支,给启功先生特别留下买书的钱。

启功先生在《痛心篇》里这样说道:


我饭美且精,你衣缝且补。

我剩钱买书,你甘心吃苦。


在章宝琛女士弥留之际,启功先生为她准备入殓的衣服,才发现她的衣服都是缝缝补补的。章宝琛女士始终和启功过着拮据的生活,启功先生说“她跟着我,没享过一天的福。”启功先生在她去世后,觉得“有时我挣来钱,一点愉快的心情也没有,心里空落落的,简直不知道是为谁而挣的。”

到1989年,章宝琛女士去世已经十四年了,启功先生在病中恍惚想起曾与老伴打的赌,于是作《赌赢歌》一首:

(节选)

老妻昔日与我戏言身后况,自称她死一定有人为我找对象。

我笑老朽如斯哪会有人傻且疯,妻言你如不信可以赌下输赢账。



启功赌赢了。妻子去世后,启功未再娶,也无子嗣。启功去世后,按照他的心愿,他与章宝琛女士合葬。这一对夫妻,终于在多年后团圆了。他们留下的故事,不知道能否感动一些沉浸在物质化或是敷衍性的爱情里的人们?


启功与辅仁大学

美术系,别生气


银元涨,要银元;银元落,要白面。

买俩卖俩来回算,算来算去都不赚。

算得会计花了眼,算得会计吃不上饭。

抛出唯恐赔了钱,砸在手里更难办。


启功先生曾自己评价自己:“我这个人本来就非常淘气,也时常犯点坏”说:“心情一愉快,便时常针对时局和学校一些事编顺口溜”。这便是启功先生在辅仁大学任教期间编的一个顺口溜。当时一般情况下,两个银元可以买一袋白面,但和股票似的时涨时落,学校的财务人员一会儿收银元,一会儿收白面,启功先生有感而发,于是作“诗”一首。当时启功先生的生活也不宽裕,在拮据的生活之中,仍怀有一份乐观豁达以及调侃的雅兴,实属难得。


启功先生在辅仁大学任教时,辅仁大学美术系还很萧条,按启功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只学一些低劣的石膏素描和模特写生。而那些模特的水平也很差,都是花俩钱从街上临时雇来的。”当然啦,美术系随后遭到了启功老先生的无情“吐槽”:

美术系,别生气。

泥捏象牙塔,艺术小坟地。

一个石膏像,挡住生殖器。

两个老模特,似有夫妻意。

衣冠齐楚不斜视,坐在一旁等上祭。

画成模样展览会上选,挂在他家影堂去。

启功先生曾经三进三出辅仁大学,但辅仁大学对他始终有一种独特的青春意义。今时已不同往日,但拿出这些曾经的戏谑,仿佛还能听见启功先生可爱的坏笑声。



也曾自拟墓志铭

“八宝山,渐相凑”


1978年,启功先生66岁时,妻子、亲人、恩师先后离他而去。回想半世的艰辛岁月,启功先生悲痛之余写下这首《自撰墓志铭》,将一生的欢欣悲喜,隐在短短数十字里:

自撰墓志铭

中学生,副教授。

博不精,专不透。

名虽扬,实不够。

高不成,低不就。

瘫趋左,派曾右。

面维圆,皮欠厚。

妻已亡,并无后。

丧犹新,病照旧。

六十六,非不寿。

八宝山,渐相凑。

计平生,谥曰陋。

身与名,一齐臭。



2005年6月30日,启功先生去世了。又一位文化巨匠离我们而去。

2015年10月12日,教九小花园新添启功像。也许我们只能以这样略显苍白无力的方式怀念他,但启功先生的精神和光辉,将深深感染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每一名师大学子。




彩蛋

你不知道的历史过往


启功是清雍正帝第十代的后人。生于1912年7月26日,逝于2005年6月30日。他自称自己“一出生就是民国的国民”。


启功三岁时,家里安排他到雍和宫皈依喇嘛教。现在,雍和宫都还有启功先生题写的匾额和对联。


“文革”结束后,启功先生给学校的营业餐厅写牌匾,就写了“乐群餐厅”四字,即今天新乐群食堂的前身。


陈垣校长逝世十五周年后,启功先生尽全力筹资兴办了“励耘奖学助学基金”。“励耘”是老校长书房的名字,启功以这样的方式纪念他的恩师,心中觉得“报了师恩的千百分之一”。


九十年代初,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迁址,启功热心的帮忙,为出版社物色了一对石狮。启功先生还为这对石狮各题了四字铭辞:

“师垂典则,范示群伦”

是不是觉得和现在的校训很接近了?事实上,学校九十五年校庆的时候,袁贵仁校长提出用这石狮上的四字铭辞作为校训。不过启功先生觉得不妥,最后改成了“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但“师垂典则,范示群伦”被刻在了石雕上,石雕就在现在的教二楼、教四楼的绿地,孔子像的后面。




编辑/番茄菌

权益部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